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三季度财报季来袭,教育培训行业中新东方率先打响第一枪。

美东时间10月13日,新东方发布了最新的2021财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营收净利双双下滑,财报发布后股价下跌5%。截止美股研究社发稿,新东方每股报162.10美元,总市值为257亿美元。受母公司新东方公布业绩影响,新东方在线周二一度跌近5%。

年初的黑天鹅事件,对于线下授课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新东方的营收造成了不利影响,也造成新东方内部进行组织调整,更为重视线上教学业务。但在线上教育领域,好未来、跟谁学等后来居上者已经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新东方面临的竞争压力不小。透过这份新财报,我们或许可以找找新东方营收跟净利双下滑的原因。

营收增速呈下滑态势,线下培训回暖或推高下季收入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新东方本季度的营收为9.864亿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0.72亿美元相比,同比下滑8.0%;与上一财季的7.98亿美元相比,环比上涨23.6%。

虽然本季度营收实现环比上涨,但从最近几个季度的营收情况来看,新东方的营收增速表现并不理想,呈现出下滑的态势。而与之相对的是,从营收增速上而言,专注于K12线上教育的好未来正在慢慢赶超新东方。2015年至2019年好未来的营收增速分别为38.52%、42.86%、68.62%、64.42%以及49.44%。

而这背后的原因,可能要归结于新东方的营收结构和业务组成。目前新东方大部分收入来源于K12线下培训,作为主要增长动力的K12中小学全科教育业务,在第一季度取得同比约8%的收入增长;其中,中学业务同比增长9%,少儿业务同比增长约4%。

从国内培训市场大环境来看,线下培训相较于线上而言,经过多年的发展后逐渐趋于饱和,相对于线上培训而言,增量市场空间正在不断缩小。且新东方经过多年的开拓,在一二线城市的线下培训市场的增速明显放缓。而这对于新东方的影响,则反映在其营收增速上。

此外,从目前的发展策略来看,新东方采取的发展策略是继续攻占三四线城市线下培训的下沉市场。本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新东方学校总数为112家;学习中心总数达1472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211家,与上季度相比净增7家。

本季度线下培训也正在逐步走向正轨,俞敏洪在本季度财报会议上表示:随着国内大部分学校自9月起逐步恢复开学,新东方所有学习中心亦逐步恢复线下教学,预计下一财季营收将在8.637亿-8.873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10%-13%。

与之相反的是,好未来则在持续发展k12线上教育,财报显示,好未来2020财年Q4线上业务收入占比达24%,较2017财年提升近19个百分点,但新东方线上业务收入占比在2018和2019财年近乎持平,均不到5%。

另外,注册的学生人数是一个影响营收的重要变量。从此方面来看,新东方已然落后。好未来2021财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正价课注册学生数达到295.6万人,同比大幅增长72.1%;新东方第一财季学术科目辅导和备考课程的总注册人数达296.11万人,同比增长13.5%。

需要注意的是,好未来与新东方在财报发布上存在时间差。从2019年数据来看,好未来的学生数为1400万人,而新东方则为840万。注册学生人数的减少,或许也是好未来在营收增速上拉开与新东方差距的重要原因。

净利同比下滑显著,暑期生源大战拉高营销支出

本季度的财报数据显示:净利润1.747亿美元,相较于去年同期的2.09亿美元,同比下降16.4%;与上一财季的1300万美元相比,环比增幅逾1200%。每股盈利1.09美元,去年同期1.31美元,同比下滑20.2%。

本季度净利的环比大幅增长,美股研究社认为与线下场所的逐步复课相关。据统计,新东方90%的线下培训场所已经恢复营业。

然而,结合近几个季度的净利润表现来看,新东方的净利表现呈现出放缓的趋势。而从与竞争对手的对比情况来看,好未来2019财年全年的净利润首次超越新东方。净利润增速上来看,2015年至今,好未来净利润增速仅在2017年低于新东方。

新东方净利润下滑的原因,美股研究社认为或与新东方的营业成本增加有关。本季度,新东方的总营业费用为8.36亿美元,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则同比增加了15.5%至1.17亿美元,营销费用占总营业费用的比重约为14%。这部分支出涵盖增加客服和市场营销人员。

纵观2020财年,新东方旗下新东方在线销售及营销开支达到8.72亿元,同比增长4.3亿元,增长96.5%;研发开支同比增长115%至3.17元;行政开支也增长78.7%达1.85亿元。

营销费用的增长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发展线上培训业务的广告支出。对于线上业务的发展,新东方主推战略是OMO方式,即平稳地将线下课程转移到了线上的小班直播。刚刚过去的暑期,为了抢占生源,新东方也在广告投入上下功夫。

暑期为了抢夺生源, 竞争对手们砸了不少营销费用加入抢生源大战。细看2020财年全年,好未来总的销售及市场费用高达8.5亿美元,高出新东方近4亿美元,并且好未来的销售费用在过去两年几乎都是成倍的增长;而去年暑假,学而思网校就投入了8到10个亿的市场费来为线上课程拉用户。

不过,对于K12线上教育机构来说,营销费用的高昂支出也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好未来在上一财季的营销支出为2.19亿美元,同比增幅为41%;跟谁学在上一财季的营销支出为12.048亿元,同比增长超6倍,占总营收的比重为73%。随着K12赛道内的竞争日趋激烈,美股研究社预计今后新东方在这一方面的支出仍会增加,而这对于利润的承压也会越重。

“后浪”强势来袭,新东方如何才能保住江山?

K12教育成为近几年的一个资本风口,赛道的几个头部玩家的体量和规模也得以快速增长。跟谁学自年初至今股价上涨426%,51talk股价上涨154%,好未来自年初至今股价上涨64%。而与之相对的是新东方自年初股价涨幅为33.69%,纳斯达克大盘涨幅为32.22%。

在这个赛道,上述几家头部企业已经占据相当的市场份额,而新东方的线上业务转型上则相对较慢。虽然新东方也在积极地尝试,但是目前而言成效并不显著。面对后来居上者的来袭,新东方如何才能站稳教育培训领域的当下地位呢?美股研究社认为可从以下几点入手:

其一,从目前的财务数据上来看,K12线上教育赛道的几家头部公司以“烧钱”著称,营销费用占据其总营业成本的比重相当高。美股研究社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通过投入巨额的市场费用来拉动在线入学课程人数的增加。

新东方虽然由于发展线上业务而使得营业费用增长,但是相对于跟谁学、好未来而言,市场费用占总支出的比重、营业支出的总量仍处于较低水平。2月份,跟谁学遭遇市场做空;2018年,好未来遭浑水机构做空,说明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市场对于依靠风口快速增长的线上培训机构呈质疑态度。因此,对于新东方而言,合理控制营销成本很关键,未来的营销策略应着眼于用较少的资金投入换取较大规模的注册学生数,而非盲目跟风,用海量的资金开拓市场。

其二,关注三四线城市下沉市场的线上培训。从目前新东方的策略来看,一二线城市线下业务逐渐饱和,线上业务的发展又受到跟谁学、好未来等公司的挑战。在双重压力下,三四线城市的线上培训业务或许是一个较为广阔的增量市场。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低线城市34%的家长认为,在线教育平台能够提供优于当地线下机构的师资,而一线/二线城市只有26%-31%认可在线教育的优势。这或许是因为目前优质的线下教育资源仍聚集于一二线城市,而相较于低线城市良莠不齐的教育机构,家长们则更愿意选择知名机构的线上课程,这或许是一个值得深入挖掘的点。

当下,新东方市值被好未来、跟谁学纷纷超越,不论是线下还是线上业务均遇到了不小的挑战,这也影响到投资者对新东方的信任,未来能否打破现在的业绩下滑局面,或许考验着管理层的决策判断。